中文 / ENGLISH

交博会|中国道路交通安全产品博览会

第十二届中国道路交通安全产品博览会曁公安交警警用装备展

复用、共享、顶层规划——高速公路智能交通建设的新动向

展会快报 2017/06/08

 

  传统市场

  今天的主题与高速公路智能交通市场有关。这两天看北京云星宇的招股说明书,提到北京工大的一个统计分析结果表明,我国高速公路机电系统投资额平均每公里约为120万,而隧道机电投资每公里约为1300万,不包括交叉立交的机电。

  根据国务院发布的《“十三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我国要在十三五期末建成15万公里高速公路,在2015年底为12.4万公里,2016年底为13.1万公里(数据来自《2016年交通运输行业发展统计公报》),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四年中2017年~2020年,要建成通车的高速公路里程为2.9万。按照北京工业大学智能交通系统研究所的测算,按120万去乘以公里数,新建高速公路机电市场的总市场规模为348亿,平均每年87亿。按照ITS114的统计,2016年高速公路机电市场仅千万项目(接近以及超过1000万的项目)市场规模就超过了113亿,按照2016年新增0.7万公里计算,仅84亿,相差近三十亿,且ITS114的统计数据中,不包括辽宁西藏等不公开招投标金额的省份市场数据,所统计到的高速公路机电千万项目绝大多数都来自于新建高速,这说明120万/公里这个数据略显保守。

  根据北京云星宇的招股说明书透露,存量高速公路的机电系统运行、维护和升级改造市场空间也很大。一般而言,对机电系统维护的投资将占到新建项目的3%左右,而我国高速公路已经进入集中升级改造阶段,每年需要升级改造的道路里程将不断增加,目前每年所需升级改造的高速公路里程已经超过1 万公里,按照新建系统造价的30%计算,每年仅升级改造方面的市场需求就将超过30 亿元以上。

  另外,还有运营维护的项目,但项目规模一般都较小。

  主要玩家

  与城市智能交通建设相比,高速公路机电要简单一些,主要就是三大系统,而城市智能交通管控主要以路口为基本单位,此外还有城市道路、车载、停车等等诸多细分。高速公路机电市场的透明程度要高一些,市场相对成熟些,动辄几千万的项目,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的,公路机电等级、交安资质、计算机系统集成资质等要求都非常高,能在这个市场风生水起的,着实不多,而且在里面玩的集成商,或多或少与交通运输部或者各省交通厅有着密切关系,比如公科飞达,就是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的全资子公司,还有一个广东飞达,是广东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所、广东省公路管理局、广东省交通科学研究所和广东省交通发展公司联合成立,中海网络(年营收6.54亿)是交通运输部上海船舶运输科学研究所设立的,此外云岭高速科技是国企云岭高速的子公司,江西方兴科技是国企上市公司赣粤高速的独资子公司……

  除此之外,还有多家上市公司,紫光捷通(千方科技旗下子公司)、皖通科技(年营收9.92亿)、万集科技(年营收6.35亿)、金溢科技(设备供应商,年营收6.68亿)、聚利科技(新三板,年营收5.73亿)、新大陆电脑(新大陆集团子公司)等等,此外还有一家央企子公司——中铁十二局集团电气化工程有限公司,其他未上市企业但竞争力较强的企业包括上海电科智能、浙大中控、甘肃紫光智能、广东新粤交通、江苏智运等等,此外,海信网络科技、银江股份、亿阳信通等上市公司都有涉及高速公路信息化业务。

  新的趋势

  这个市场的建设主体向来是各高速公路运营管理公司,基本上是公路通车前的最后一道大工序。但近年来有一个趋势,随着高速公路网络的成型,以省一级的高速公路管理指挥中心、高速公路开发总公司等为建设主体的项目开始出现,且主要内容不是以传统的机电建设,而是基于新技术新模式而开展的、覆盖全省高速公路的新型项目。交通运输部在前几年推行的高速公路广播、路网运行监测与应急指挥、公路水路安全畅通与应急等系统,是这类型的代表。

  前段时间非常受关注的3.5亿湖南高速公路基于车牌识别的不停车手机移动支付系统BOOT项目,就是这么一个PPP项目,建设主体就是湖南省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项目内容是对湖南省高速公路所有收费站进行不停车手机移动支付系统改造,总投资额约为 3.5301亿元,主要用于后台云计算平台、大数据中心、数据交换平台、客户服务系统、分析和跟踪系统、网络系统、手机 APP、站级车道系统改造、收费车道高清摄像改造等。 是对现有公路通行收费依靠现金和ETC收费手段的一个强力补充,ETC的用户层目前主要偏向于营运车辆、公务执法等特殊车辆,而在使用频率较低的普通乘用车,覆盖率并不高,基于车牌识别的手机支付,或许能够成为一个较为主流的付费方式。

  其实在此之前,还有一个类似的项目进行了招投标,但只是前期研究的招投标,这个项目由山西省高速公路收费管理结算中心负责,主要内容是山西全省已通车运营高速公路MTC车道车牌识别系统及部分联网收费系统的硬件升级改造的可行性研究及投资估算编制。包括现场调研、工可编制、概算编制、专家评审等。可见这个项目和湖南的项目比较相似,都是基于车牌识别来进行收费,我们预计这个项目也是亿级起步,但到现在还未发布后续的招标公告,诸如设计、实施一类的。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项目是贵州省高速公路机电系统网络升级建设PPP项目,之所以值得关注,是因为采取PPP形式,在高速公路机电领域很少有单独进行PPP的,多数是将公路机电、交安和公路基建一并打包进行PPP。而且这个项目是贵州省交通运输厅作为主体实施单位,最后由贵州黔通智联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贵阳中电高新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贵州贵安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三家公司联合中标。

  此外还有两个省级公路机电项目,一个是2个多亿的内蒙古高速公路收费、监控、通信联网及ETC系统招标,一个是1.5亿的黑龙江高速公路ETC系统建设二期工程,虽然是从省一级进行规划设计,但建设内容较为常规,就不展开说了。

  交通管控的延伸

  高速公路智能交通,除了公路管理运营公司所建的三大系统,还有上文提到的省级交通运输部门主导的省一级信息化系统,还有交警主导的高速公路管控系统,用于交通安全执法。以往高速公路交通管控系统建设,都是由各高速公路交警支队/大队分段负责,但现在也同样呈现了一个新的趋势,也就是由省一级财政支持,来补贴、带动各支队的项目建设,或者干脆由省公安厅交警总队/交通委全盘规划、设计、实施建设。

  以山东为例,自2015年起,山东省级财政累计投入省级奖补资金9亿元,带动全省投入42.7亿元,建设完成全省6280公里高速公路、38757公里国省道智能交通安全系统。

  第二种方式中,现在有宁夏和天津在做类似的事情。以天津为例,天津市高速公路管理处、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高速公路支队近期联合发布了招标公告,主要内容为天津市高速公路交通管理科技设施建设项目的设计标段,对全市1200多公里高速公路的交通管理科技设施进行规划设计。

  主要建设内容如下:

  (1)各级机构设施建设和改造:1处高速处路网管理中心改造、1处高速交警支队指挥中心改造、1处违法数据上传中心改造、14个集团/路段中心改造、9处高速交警大队指挥中心建设或改造。

  (2)各高速公路路段外场设施建设:道路视频监控、主线电子警察、应急车道违法抓拍、一车道违法抓拍、车间距违法抓拍、互通匝道卡口抓拍、收费广场违停、服务区出入口抓拍及配套传输、供电和防雷设施。

  (3)视频事件自动检测系统建设。

  (4)移动指挥车、无人机等移动应急指挥系统建设;车载全景违法取证系统建设。

  (5)专网建设。

  很有意思的是,这个设计招标是在天津市交委官网上发布的,项目投资由企业承担70%,企业是哪些家呢?是负责天津市高速公路运营管理的四家公司,分别是天津鑫宇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天津京津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天津天永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天津天朗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财政投资30%,也就是说政府只投资三成,按常规来说,交通管控系统建设应该是由政府全额投资,这个项目反倒是企业投资。我们不清楚这四家公司是否全部是国有公司,但不管是不是国有企业,相信该项目建成后,交警与高速公路管理公司共享交通信息,实现应急联动指挥,会是基本目标。

  至于宁夏回族自治区高速公路智能管控一期工程规划设计项目,目前并没有更多的公开资料来显示项目建设内容,但宁夏向来有在省一级层面来规划建设的传统,在前几年先后发布过《宁夏回族自治区智能图控系统建设规划(2013—2015)》、《宁夏回族自治区智能交通系统建设规划(2013—2015)》,基本上各地市的建设都是参照这些规划来建设的。该项目投资金额预计在3000万以上,因为公告中对设计单位的资质要求中有一条——近三年来承担过单个项目投资3000万元以上的高速公路智能交通规划设计业绩。

  从整个行业健康发展的角度出发,更希望天津模式得到推广,高速公路智能交通系统需要高速公路运营管理公司和高速公路交警共同规划、设计,提出需求,融合需求,共享信息,联动指挥,避免重复建设。就像云南交警总队去年实施的“三网融合“(即“缉查布控网”、“区间测速网”、“执勤执法管控网”)一样,把范围扩大一些,流量统计、事故预警、违法抓拍等等。现有技术已经能支撑视频设备的复用、共享,流量信息共享,多种违法行为抓拍,各取所需,提高应急联动指挥水平,岂不快哉?

  来源:智慧交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