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交博会|中国道路交通安全产品博览会

第十二届中国道路交通安全产品博览会曁公安交警警用装备展

高速公路支付格局分析:移动支付是机遇更是挑战

展会快报 2021/04/16

  高速公路收费站引入移动支付也就这一两年的事,但移动支付无疑已经成为了行业的热点和社会的焦点。

  不得不承认,通行费移动支付能方便公众出行,因此公众对高速公路引入移动支付的呼声十分强烈。

  作为高速从业者,移动支付究竟会为我们带来哪些变革,它对当前主流的现金支付和ETC又有哪些影响,应当如何看待移动支付?

  不妨拭目以待,通行费的支付格局或将由此改变……

  在社会经济水平不断提高和技术突飞猛进的今天,移动支付正迅速被社会公众所接受,逐渐成为一种新的消费支付方式,公路出行者对通行费移动支付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很多人心里都不禁有个疑问:通行费移动支付时代来了吗?

  似曾相识,却不尽相同

  从互联网行业的角度来说,移动支付属于电子支付,是用户使用其移动终端设备,通过移动通信网络对所消费的商品或服务进行账务支付的一种服务方式。由于手机是最主流的移动终端设备,所以移动支付也常被称作手机支付。

  虽然2003年支付宝就已出现,但受限于移动终端设备和移动通信网络的不成熟,一直没能在收费公路上得以应用。随着余额宝、微信红包、网约车等互联网产品的出现和发展,社会公众对移动支付的使用习惯被逐渐培养了起来,日常生活“无现金化”正成为越来越多人的生活方式。正因如此,收费公路通行费引入移动支付才逐渐成为高速运营管理单位和司乘共同的选择。

  通行费移动支付和日常生活中的移动支付有相同之处,都对安全性、便捷性和即时反馈有较高要求,但也有其特殊的需求。日常生活中,对支付用时一般没有限制,但收费站为了防止拥堵,需要迅速完成支付并放行,这就对移动支付的速度提出了较高要求。此外,一旦遇到非正常情况,通行费移动支付的速度可能比现金支付还要慢,因此,需要制订相应预案对各种特殊情况加以防范和应对。

  当前,作为一种新型支付方式,移动支付能有效解决收费过程中的部分常见问题,现阶段可以作为ETC支付和现金支付的有益补充。因此,我们不妨这样定义收费公路上的移动支付:移动支付,是司乘使用手机等移动终端设备,通过移动互联网实时、安全、便捷、快速支付通行费的方式。

  “野蛮生长”,要加强引导

  作为收费公路上的新事物,移动支付的发展十分迅速,甚至给人一种“通行费不能移动支付就是落后”的感觉。另一方面,目前全国范围内还没有形成相关行业标准,移动支付会不会因为“野蛮生长”而造成新的管理难题?

  ETC的发展过程可作为这一问题的重要参考。2007年,原交通部组织开展了京津冀和长三角区域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收费(ETC)示范工程,并希望向全国推广ETC技术。当时,国内已经出现了电子收费需求,国际上也有众多厂商希望向中国输入产品和技术标准,ETC面临着混乱而复杂的内外部环境。直到2014年3月7日,交通运输部下发了《关于开展全国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收费联网工作的通知》,全国高速公路ETC联网工作才正式启动。由于建设时对标准规范、技术文件执行不严,导致部分省份ETC用户无法跨省通行,不但浪费了大量财力、物力,也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高速公路的社会形象。克服了种种困难之后,全国29个省份最终于2015年9月28日实现了高速公路ETC联网,ETC的发展前景变得越来越明朗。

  当前,通行费移动支付面临的内外部环境与当初的ETC有很多相似之处,因此,国家的顶层设计和政策导向就显得尤为重要。2016年8月,交通运输部路网监测与应急处置中心(以下简称“路网中心”)下发了《关于加强高速公路通行费移动支付应用试验管理的通知》。路网中心认为移动支付有其方便管理、提升体验、塑造形象等优点,但也存在技术路线标准等方面不统一和安全隐患大的问题,可能影响公路收费系统安全稳定运行和用户体验,要求各省(区、市)认真做好安全隐患排查,暂不扩大试点。路网中心将联合相关省市、管理部门、行业企业,启动调研和准备工作,逐步推动移动支付的应用。



  在年初各省召开的2017年交通运输工作会议上,也有省份将移动支付写进报告。河南省明确提出将“加快移动支付方式在交通运输各领域的应用”;湖南省则提出在2017年“实施高速公路信息化二期工程,实现手机移动支付,扩大ETC应用范围”。

  可以看到,移动支付的发展已经引起了行业广泛关注。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ITS中心电子收费技术应用研究室主任刘鸿伟认为,移动支付可以成为人工收费的补充支付手段,未来几年内,高速公路支付手段或将呈现多种方式融合的格局。看起来,通行费全面支持移动支付的时代,可能真的不远了。

  取代现金,破现有格局

  其实,在还没有自上而下进行推广之前,在收费一线就已经出现了移动支付,有些地区甚至形成了较为完善的管理制度。

  收费站零星出现的移动支付,一般采用设立专用支付账号,司乘通过扫描二维码向专用支付账号转账的方式。这种方式需要层层监管、反复核查,同时要严控账户资金流向,承担提现手续费等,只适合管理严格、车流量较小的收费站。由于双方的移动终端设备和移动网络信号的稳定性都没有保障,有时并不能满足快速通行的需求。



   也有些地区直接将移动支付接入通行费收取专网,即增加扫码枪等设备,通过扫描司乘出示的付款二维码收取通行费。这种方式相当于用移动支付代替了现金收取,收费速度更快,监管和核查也更方便,是目前应用比较广泛的移动支付方式。结合离线支付二维码技术,支付的稳定性也更高,若是提前准备好二维码,通过收费站的时间可缩短到10秒左右。但由于需要连接外网,应通过增加网络防火墙等措施增强其安全性。

  这两种方式,都是通过移动支付手段,在支付环节取代现金支付,将会对现金支付产生强烈冲击。随着开通移动支付的收费站越来越多,现金支付的比例将会明显下降。

  部分地区应用的预先绑定账户的移动支付方式,可确保车辆在进入和驶出高速公路时,在收费站不需停车或仅需短暂停车,这种方式一旦推广,可能对ETC造成很大影响。

  这种移动支付需要司乘提前将车辆信息和手机账户进行绑定,通过车牌识别或出入扫描二维码进行通行费计算和收取,如果发生异常可再转到人工车道处理。这两种移动支付实现方法之间也存在一些差别:车牌识别移动支付可以做到不停车,但需要严防套牌、假牌、无牌等偷逃通行费的行为;扫描二维码支付方式需要停车,对收费站的移动通信网络质量有较高要求。这种预先绑定账户的移动支付需要引入设备并搭建移动支付收费系统,但对司乘来说,线上绑定车辆信息的复杂程度远远小于办理ETC。我们不妨大胆预测,在技术更加进步后,不停车移动支付完全有可能实现,若是ETC发展的脚步不够快,其支付份额或将被移动支付全面抢占。

  开放心态,谋长远发展

  对于移动支付这一新鲜事物,收费公路的运营管理者不妨以开放的心态进行接纳和引导。移动支付已经广泛应用于社会公众的日常生活中,收费公路尤其是高速公路应用移动支付在客观上确实能方便司乘出行,是大势所趋。与网约车、共享单车等交通行业的新生事物一样,通行费移动支付也正在以不可遏制的态势迅速发展。收费公路的运营管理者若是墨守成规,不主动规范和推广移动支付,则不仅有悖于方便司乘出行的宗旨,而且在一个阶段的不受控发展后,移动支付必将面临巨大的管理难题。

  当然,也要理性看待现金支付、ETC支付和移动支付三者的关系。在“无现金化”的浪潮下,现金支付因支付效率不高、携带不便、易遗失、支付记录不便追溯等原因,已不能满足司乘对通行效率和服务水平的更高要求,终将逐渐由主流支付手段变成辅助支付手段。但这并不意味着移动支付会迅速抢占现金支付的所有份额,从现阶段看来,现金支付减少的份额将由ETC支付和移动支付共同分配,随着时间的推移,二者占比多少,则显得十分微妙。

  移动支付是从城市生活走向高速公路,ETC则是从高速公路走向城市生活。同属智能交通,二者在出行预测、信用体系建设、快速通行、节能减排、方便司乘等方面都有着令人期待的前景。

  未来通行费的支付格局将会怎样?既取决于移动支付技术的发展,也取决于ETC支付的努力。但无论如何,司乘交纳通行费的方式都将变得越来越安全、便捷。

  收费一线的你,知道这些知识吗?

  误区一:移动支付只有支付宝支付和微信支付两种方式。

  辨析:支付宝和微信是目前移动支付领域占国内市场份额最大的两个应用,二者同属第三方平台扫码支付。而以苹果支付(Apple Pay)为代表的NFC支付同样属于移动支付。此外,一些钱包类应用如百度钱包、小米钱包等也属于移动支付范畴。收费站在考虑引入移动支付时,应结合司乘类型、上级单位规划布局及收费站自身条件等因素合理选择适宜的支付应用类型。

  误区二:手机转账就一定是移动支付。

  辨析:有些地区支付通行费,是通过手机转账给收费站公用账号,或转账给收费员个人账号并由收费员代付完成的。严格意义上来说,收费员代付由于引入了收费员个人这一中间环节,所以并不属于移动支付范畴。与之类似,司乘通过转账从收费站换取现金后,以现金的方式支付通行费,通行费以现金入账,也不属于移动支付。

  误区三:通行费移动支付可以发红包。

  辨析:日常生活中的移动支付风潮,可以说是从微信红包和支付宝红包开始的。但是,在通过移动支付方式交纳通行费时,使用手机红包并不可取。手机红包的收发流程较长,不能满足收费站快速通行的要求;收发红包一般需要互加好友,存在廉政风险;手机红包不能在收取前获知金额,查验也多了一道过程,容易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莫再数钱数到手抽筋,试试非现金支付!

  高速公路收费员面对现钞需要反复核对、识别真伪,不仅影响收费效率,还降低了通行能力。

  ☆ 在传统现金收费时代,现金支付要求驾驶者必须随身携带一定数额的现金,尤其是货车司机更是需要准备大量现金,存在相当大的安全隐患。

  “身上揣着这么多钱,路上想休息一下都得睁着眼睛,生怕一不留神就被人偷了抢了。”

  ☆ 对于客车司机,现金不够也是一件麻烦事,无论抵押财物还是请收费员垫付都不能算是好的解决方法。

  “现在都是刷卡、刷手机,一不留神,身上就忘了带现金。为了5块钱的通行费,我已经两次把身份证押在收费站了。”

  ☆ 对收费人员而言,收取大额现金也是一件痛苦的工作,点钞、核对,既要讲究速度,也要警惕假钞,有不少收费人员因此对货车存在抵触情绪。

  “稍微点慢一点,司机就会催,速度也会影响我们的绩效考核。可这么多钱,夹带一两张假钞也是很容易的,不仔细看,一天的工资就没了。”

  ☆ 高速公路经营管理部门在现金的后续核对、保管、转移等环节也有相当大的安全压力,更增加了管理成本。例如湖北省高速公路每年用于支付银行上门收款、找零及汇缴的支出成本接近800万元。此外,对于一些流量小、收费额少、位置偏远的收费站点,银行部门经常会以押运成本高、路途远为理由,压缩上门收款的频次,站所不得不经常需要短期保管通行费。

  “如果采用非现金支付,这些问题就都不存在了。钱多钱少,只是账户上跳动的数字不同罢了!一块钱和一万块钱的收取时间、管理成本并无二致。”

  来源:智慧交通网